当前位置:三多门户网站 >科技> 「9928福票」炮火集体暴跌为啥?!美国棒斥仿制药企们操纵药价

「9928福票」炮火集体暴跌为啥?!美国棒斥仿制药企们操纵药价

发布日期2020-01-11 17:15:50 来源: 三多门户网站 查看次数: 1025 

「9928福票」炮火集体暴跌为啥?!美国棒斥仿制药企们操纵药价

9928福票,据彭博社报道,美国司法部可能在年底前对仿制药价格共谋提起指控,并已向一些公司和高管发出传票。调查涉及仿制药公司是否勾结从而操纵药品定价,涉及十多家公司和20多种药物。消息发布后,迈兰(mylan)、梯瓦(teva)和endo等仿制药公司的股价大跌,部分公司跌幅超过20%。

知情人士称,大陪审团正在调查一些公司的高管们是否达成协议,共同推高药价。美国司法部可能将在年底提起案件,但具体时间还不确定。目前还不清楚哪些公司是调查的重点,不过,根据过去两年各家公司向美国证监会提交的文件,司法部已经向一些仿制药公司和个别公司高管发出传票,要求了解有关药价和“竞争者之间沟通”的信息。

据彭博社,接收到传票的公司包括:迈兰、梯瓦、刚刚被梯瓦从艾尔建收购获得的阿特维斯、lannett、impax laboratories、covis、印度太阳制药、mayne、endo的子公司par pharmaceutical以及taro等10多家公司,涉及大约20种药物。

据知情人士,美国政府可能将在12月底提起第一起诉讼,不过情况也有可能会发生变化。第一起案件被提交后,调查也有可能继续进行。

根据各家公司提交给证监会的文件,调查始于2年前,2014年7月美国康涅狄格州发出了仿制药调查的第一张传票;当年11月,该国司法部也向仿制药企发出传票。这些调查最初集中在中等规模的美国公司,现在已经扩展到大型的制造公司和海外公司在美国的分公司。

这其中,个别公司已经就调查事项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披露,并确定有两个药物——地高辛和多西环素正受到审查。梯瓦和迈兰的发言人均否认参与操纵定价。艾尔建、impax和太阳制药拒绝就此发表评论,其他公司未回应彭博社的问询。美国司法部的发言人也对这个新闻拒绝置评。

新闻发布后,被提到受到调查的公司股价全部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lannett、impanx和endo分别下跌27%、20%和19%。

图1:彭博社新闻发布后,当日各相关仿制药的股价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

除了司法部的刑事调查外,仿制药企还面临来自康涅狄格州总检察长乔治·杰普森的民事定价调查。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jepsen正联合一些州调查仿制药行业,可能会寻求赔偿。康涅狄格州总检察长办公室的发言人对此拒绝置评。

根据一些制药公司提交的文件,心衰药物地高辛和抗生素多西环素的定价正在接受调查。

迈兰、mayne和par都曾表示,它们就多西环素被调查。阿特维斯、太阳制药和lannett也生产这个药物,但这三家公司未透露它们是否因此被调查。

生产地高辛仿制药的公司有impax、lannett、par和太阳制药。covis曾生产lanoxin品牌的地高辛,不过2015年covis将这一品牌出售给concordia。另外迈兰也生产商品名名为digitek的地高辛,但是该公司的发言人表示未因这个药物被传唤。

根据first databank的数据,在2013年底地高辛的药价上涨了将近7倍。2013年10月16日,lannett将每片(250mg)地高辛的标价从17美分上调至1.185美元。6天后,impax也将其生产的地高辛片剂价格从原来的14美分上调到lannett同等水平。当时,这两家公司完全主宰了地高辛市场。

2014年1月par的地高辛仿制药上市,价格也是每片1.185美元。2015年3月,太阳制药跟进,在美国市场推出了1.185美元一片的地高辛。这些价格未计入生产商与药房和其他购买方之间秘密达成的折扣或返点。

impax、lannett和par都表示,接受过美国司法部有关地高辛药价的质询。

图2:lannett、impax、par、endo和太阳制药先后将地高辛的价格上涨至同一水平

根据美国国会研究部的数据分析,从2013年7月至2014年6月一年间,medicaid花在多西环素上的费用增长了121%。此外,2013年至2014年间,虽然地高辛的处方量减少了16%,但medicaid在这个药上的支出反而增加了90%。

一些工会医疗福利基金和其他药品购买方已经向所在州和联邦法院向包括迈兰和endo在内的一些药企提出诉讼,指控他们共谋设定地高辛和多西环素的价格。原告声称,2012年至2014年,地高辛和多西环素的平均市场价格分别上升了884%和8281%。

过去一年,高药价在美国引起了公众的强烈抗议,并导致国会听证会和一些监管机构对此开展调查。“华尔街坏小子”、前对冲基金经理martin shkreli将寄生虫药物daraprim的价格提高50多倍,遭到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抨击,martin shkreli被捕后名声扫地,其收购的kalobios公司也频临破产。

valeant也因为屡屡将老药价格抬高被美国国会批评,加上长期大肆并购带来的巨额债务,股价一跌再跌。最近有消息传出,有意将一年半前以110亿美元收购的salix以100亿美元出售给给日本武田制药,获得继续的资金。9月份,迈兰因epipen成为第3个掉入药价这个大坑的对象,该公司被指责在过去十年将epipen的价格上涨6倍。

图3:valeant的股价今年以来下跌了将近34%

有关高药价的批评主要集中在昂贵的品牌药上,然而,近年来,一些仿制药的价格也急剧上升。美国政府问责办公室(gao)的报告显示:近年来,一些仿制药的价格也急剧上升。今年8月发布了一份报告,对1441种市场上的仿制药进行分析,发现超过300种在2010年至2015年间至少有一次定价上调了一倍甚至更多。

图4:2010-2015年medicarepart d所覆盖药品中经历超常规药价增长的药品数量

这次美国司法部的调查很显然正将仿制药也置于舆论炮火下。虽然对于制药公司来说,同时提高价格并不违法,但是如果是竞争对手之间达成协议,设定价格,或者就折扣、产量、影响价格的费用互相协调一致,这就违反了反垄断法。美国政府可以因此起诉公司间相互勾结,克以罚款,甚至公司高管可能因此入狱。据知情人士,此次调查可能涉及这些公司的高管。

根据仿制药协会(generic pharmaceutical association)的数据,在美国,仿制药约占所有处方药物的88%。彭博社的数据显示,去除折扣和返点后,2015年仿制药在美国的销售总额高达700亿美元。

过去几年里,仿制药行业一直在整合。其中最重要的事件是梯瓦405亿美元收购阿特维斯。市场整合产生了越来越大的仿制药公司,也使得最大的那些制造商拥有更多的定价权。

富国银行分析师david maris在一份研究报告中称,仿制药企被司法部调查的新闻“可能会对该行业带来严重的危机,有可能持续整个总统大选,并影响到新的一年”。

本文版权属于e药脸谱网(www.y-lp.com)。

上一篇:快来看!明年有哪些重磅新车型上市
下一篇:130㎡顶层复式阁楼,采用时尚清爽的地中海风格,看着就觉得凉快